杂食,发完就走人,别fo
正 经 人

「叶喻」一个不谈恋爱的abo(03)

♪ 七分假 / 三分真 / 也够我共你一次又一次热吻

*急求作业BGM...




喻文州把脸埋在叶修脖子里,alpha的气息像被阳光晒过的海水一样没过他的胸口、下巴、鼻尖和耳朵,直至将他吞没。恍惚中听见有人在叫他,一声接着一声。

「队长队长队长你在吗?」即便隔着两道门,外面那人的声音还是难以忽略。

叶修稍稍起身望向门口,「黄少天?」alpha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休息室的光线太暗了,而喻文州一时又对不上焦。

黄少天的声音着实好认,喻文州也立刻听出来了。「你怎么会唔……」认识。疑问被吞没,叶修似乎并不打算理睬门外的家伙,继续掠夺他嘴里稀薄的空气。

门外的骚动并未停止,喻文州侧了侧头想要从那不会停止的亲吻中脱离出来,又被叶修咬住了嘴唇拖了回去。alpha的耐心大概已被消磨得差不多了,握住在自己手臂上推拒的双手往下面引,一边不乏粗暴地左右扭扯着身下烦人的制服扣子。

喻文州隐约感觉到一些不妙,却被灼人的情火烧得难以冷静思考。黄少天不会进来的,没有他的允许,没有人可以进来。最终omega在这样的结论中放弃了挣扎。

过了一会儿,门外的人倒也真的离开了,恢复了安静。可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见办公室里的通讯器响了起来,并且在无人应答后自己转接留言功能。

喻文州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做出了反应,他用了些力气推开叶修,一脚已经跨下了床,怎料落地时却像是踩着一地的棉花使不上力,眼见就要摔下去,被身后的人好心地扶了一把才稳住身形,这时也顾不上道谢,急急往外跑。

「队长我刚从第十区回来了……」那头说到一半,喻文州已经踉跄着跑到了通讯器旁边停止了留言功能,「少天,我在办公室。」

「咦我刚刚……」黄少天突然静默,几秒后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退出了通话。

喻文州觉得一瞬间从旖旎的云端跌落,膝盖发软,手掌微湿。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身后,把衬衫披在他光裸的肩上。「出汗了,小心着凉。」说话时手掌慢慢抚过他僵硬的脖子,喻文州下意识地缩了缩,那人却只是帮他整了整领子。

「……谢谢。」

叶修光着膀子摇摇摆摆地走回休息室,喻文州并了并腿想要去拿回裤子,但靠近门口时从昏暗里逸出的几声粗重喘息让他不得不定在原地。

过了小半会,灼热的空气才渐渐冷静下来,叶修往外走的时候和喻文州在门框里擦身而过,omega鼻尖萦绕着难以忽略的情事味道,衬得他不着一缕的下身更不像样,于是脚下的步子又乱了些。

「等我一下。」穿戴整齐的omega朝叶修说了一句便出去了,空气中的腥甜却还没有全部散去,叶修靠在沙发上,深深地吸了口气。


「少天?」房间里的两人同时看过来。喻文州本是到徐景熙这里来登记请假,却意外地碰到了许久不见的黄少天。

「队长!刚刚……」后者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也不管脑袋上连着几根线就势要过来,被徐景熙拉住了。

「没事,以后再说。」喻文州打断他的话,他知道这大概是一时半会说不清的东西,便也不急着一时。「你怎么了。」

「例行检查。」徐景熙解释道。黄少天难得闭着嘴,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喻队有事?」

「帮我登个假。」

「我记得……您上次就把假期都用完了。」徐景熙检查了一遍黄少天头上的线没有松动,这才回到一边的信息终端上,「哦不对,还有一个假……」

「什么?」

「……生理假。」


喻文州还是第一次享受omega的假期福利,感觉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喻队长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见叶修仰面躺在沙发背上,闭着眼睛似已入眠,却在他靠近的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

喻文州平复了一下呼吸,「走吧,我请过假了。」

「请了几天?」

「……」


喻文州把脸埋在厚厚的围巾里,缩着肩膀走在前面,从后面看整个人都鼓鼓囊囊的像只球。灰色的街道上显得十分冷清,两人呵出的白气融进沉重的云层——那里像是酝酿着下一场大雪。发现叶修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喻文州也停下脚步,隔着几步之遥望过来。

他大概说了什么,一瞬间被一团白雾糊了一脸,但天气太冷了,冷到声音似乎都传不过来。叶修把手插进口袋跟了上去。

「第一区比第四区冷吧?」

喻文州偷偷往旁边瞄了一眼,他当然不会以为叶修只是为了闲聊。说话时带出的热气总是把围巾闷湿,他还挺不喜欢在外面边走边说话的,于是半是敷衍半是试探地嗯了一声。

「老冯挺看重你呀。」叶修摸了根烟出来点上了,风吹得没有规律,烟草味就在喻文州鼻子周围钻来钻去,他觉得这一上午闻的烟味比他一年闻到的还多。算不上讨厌,却有点让人犯晕,好在天冷能让人清醒不少。「我怎么没觉得。」他不在意道。

「这么短时间就能混到第一区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叶修感叹,「还有你下面那些人都是直接从第四区带过来吧?史无前例了。」

「你倒是知道得挺清楚。」

「你的事我当然清楚。」

「你的事我倒是一点也不清楚。」

「没人告诉你?」叶修问得理所当然,喻文州也反问得脸不红心不跳,「谁告诉我?」

他以为叶修会说黄少天,方才在办公室里发生的实属意外,于是他不得不飞快地转着脑子思考要如何回答,却没料到叶修呼了口烟道,「老冯啊。」然后用一种你以为呢的眼神看着他。

见喻文州没有回答,叶修接着说,「不是吧,他没和你说?怎么这么不靠谱啊!那我这一走老长时间的,你肯定要担心了。」

喻文州假装没听见后面那句,径自说道,「冯主席最近身体也不太好,你回来去看过他了吗?」

「没呢,这不一回来就被你们抓起来了吗。明天就去看看他,我还得找他算账呢。」

喻文州垂着眼睛盯着脚下的路没再说话,叶修落着半步跟在后面也没再说什么,一时间只剩下沙沙的脚步声。

反正哪句都不能当真,反正谁也不会当真。


住所本就不远,路上又「聊」了会儿「天」,喻文州看见公寓楼时竟觉得比平日一个人走回来快了不少。还隔着一条马路时,叶修突然拉着他的手腕拐进一条狭窄的小道。不过与其说是小道,不如称其为缝隙,在两边的高楼间如同设计错误而产生的缝隙,因为没有日光而显得昏暗。

「怎么了?」喻文州看着alpha略显严肃的表情,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

「有人跟着我们。」解释了一句,叶修就不再说话,认真地盯着他们进来的那个入口,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紧促的脚步声近了。



*

第十区。

「人呢,逃了?」许斌问向站在窗台边上的男人。

那人本是背对他的,听见这话便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笑,「我又没扣他,怎么算得上逃?」

许斌耸了耸肩,随便他说什么。男人的表情渐渐平静下来,隐去了笑意的一双眼睛便显露出差异来,稍大的左眼显得更亮,右眼因为遮了光黑沉沉一片让人看不出情绪。

第十区是填海造陆开辟的新区,两年前刚开放,联盟将最南面的一片区域辟为军用区。

「你说他会逃回军用区吗?」

王杰希没有回答,再次望向了窗外。黑夜中,这片沉睡的陆地南方,正隐隐发光。那里是彻夜如昼的地方,却并非一个好去处。沉默半响,王杰希开口道,「无所谓,他不记得。」

「那就行,走了也好,太吵吵了,头疼。」王杰希听着这抱怨觉得好笑,因为想起了什么所以没有反驳。许斌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小别差点和他打起来。」


评论(10)
热度(82)

© 誰都以為熱情他永不會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