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发完就走人,别fo
正 经 人

「叶喻」一个不谈恋爱的abo(02)

*谁说它是个正经文…

*淦!你敢信吗!连费洛(它说我有敏感词)蒙都变成敏感词了!让我如何写abo啊!崩溃!!




冯宪君那会儿还不是联盟主席,只是个数据部的头头,所以喻文州第一次和叶修碰面不是在什么街角的咖啡店而是在数据部大楼顶层的会议室。

搞得和联盟机密一样。喻文州回头,听见被冯宪君带过来的alpha男人这样说。

你好我是第一区的叶修我是一个不能爱的男人。叶修表达了这么个意思。

你好我是第四区的喻文州我是一个不会爱你的男人。喻文州表达了这么个意思。

太好了既然这样收拾收拾下楼登记去吧?叶修提议。

行吧。喻文州应和。

简直天生一对嘛。冯宪君拍着手乐得好像一口气解决掉两个祸害一样脸上都起褶子了。

叶修眯起眼睛打量面前的青年,这个刚成年的omega散发着清爽的味道,乌黑的瞳仁有着带水的温润,因而让礼貌的笑容显得不那么生疏了。

有点意思啊。



*

喻文州做了个梦,梦里叶修叼着烟抖着腿,戴着一副大墨镜说,哥不是你可以爱的男人。然后喻文州就把自己给笑醒了,醒来时脚丫子已经钻出了被窝,漏在外面凉飕飕的,看了眼时间还早,于是又缩起来让自己变得暖和一些。

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谁了。


「混得不错。」喻文州推门而入,看见叶修已经横躺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桌上放着隔壁馄饨店打包过来的残羹,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半截易拉罐里戳了好几节烟头。

「那是,我是喻队长的alpha嘛。放我出来的实习生看到我的信息吓得都快哭了,他们是不是都特别怕得罪你?」

喻文州笑笑不说话。他并不意外这件事会被人知道,毕竟他们的所有信息都在数据库里登记着,检测结果出来的同时叶修的身份信息就能被匹配了。

叶修又猛吸了一口烟,隔了烟雾观察他的omega,和记忆中的模样比起来并没有变得太多,天生就适合微笑的嘴角和乌黑的眼珠子,组合在一起像一张面具一样顶在他修长的脖子上。叶修觉得牙齿有点痒。

喻文州脱了外套,身体在常温的室内渐渐回暖,被冻僵的鼻子也慢慢恢复了嗅觉。alpha的气味和烟草味混杂在一起弥漫在这个空间,勾起他一些最深处的记忆。最初的几次发情期,当他手忙脚乱地从柜子里翻出抑制剂然后蜷缩在地板上等待情潮退去的短暂的几分钟里,他也常常会想起叶修。想起这个男人夹在指尖慢慢燃烧的烟,化为呛鼻的浓雾让他不受控制地哭喊出来。

回过神时叶修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像某种苏醒的肉食动物伸展着四肢,然后迈着步子向自己的靠近。

慢慢逼近的alpha气息让他产生了些许慌乱,下意识地往后退着。空气中的费洛(它说我有敏感词)蒙虽然进行了某种昭然若揭的邀请,却还没有浓密到可以完全捕获他的程度,于是喻文州决定为自己在工作场合的正经可靠形象努力一把。

「我记得昨天帮你申领了抑制剂?」

不提还好,一想到昨天被自己的omega摆了一道叶修就没好气,「你们的办事效率那么差,早上报上去的申请半夜才批下来,检查结果早就出来了。」

「所以?」

「所以他们说我有omega了不准浪费资源又把抑制剂扣回去了。」

不知道被那句话取悦到的omega笑了笑,「继续扯。」

叶修又往前逼了一步,喻文州已经被身后的桌子堵住了退路,只能看着叶修靠过来。「再退我就把你按桌子上就地正法了啊。」

这可不行。喻文州自认为自己还是个品行端正尊重工作的联盟好青年下属好榜样,光天化日的这要被人看见了自己还有没有的混了啊。

虽然喻文州本想在头脑还清醒的时候和他久违的伴侣进行一次深入的谈话,但权衡了一下眼前的状况,他决定还是先深入再谈话。

「你用过抑制剂了?」叶修在他耳朵后面嗅了嗅,远比他想象中要清淡得多的费洛(它说我有敏感词)蒙让他稍显不满,「怪不得,我说你怎么没有一进门就抱过来。」

喻文州眯着眼睛,他想反驳谁乐意抱你,但变得迟钝的反应让他错失了开口的最佳时机。alpha的味道里有种太阳的干燥和温暖,让他变得懒洋洋的。

喻文州顺从地抬起下巴,任凭alpha在他温暖的颈项间巡视领地,事实上,男人冰凉的鼻尖和灼热的气息交替刺激着他的感官,迅速地撩拨起欲望的火苗。他推着男人往加班时用的休息室走,一路上他在叶修的背上摸到一道约莫三寸的疤,非常整齐。记忆中在叶修离开前是没有这道疤的,于是他好奇地用指尖在突起的肉痕上来回抚弄,结果惹得叶修发急般捏着他的脸颊在口腔里疯狂地扫荡了一通,唇瓣更是被吮得快要滴血一样隐隐发疼。

alpha的舌尖带着一种天性里的霸道将他染上自己的味道,上颚被扫弄时总是禁不住一阵颤抖。

简易的单人床吱吱呀呀地抗议两个人的重量,因为某种急切而并不温柔的吻让喻文州陷入一种近乎飘然的恍惚,如同随波逐流的海母一般无所依附的意识中隐隐生出些不安来。

毕竟他与alpha为数不多的几次亲密也已经是很久之前了。

察觉到身下渐生的抵抗情绪,叶修缓了缓进攻的步态,但压抑着被omega的甜美撩起的欲望并非一件让人愉快的事,至少他还没有什么能从忍耐中获得快感的嗜好。「怎么了?」大约出于对omega天生的爱护欲,竟是谁也没听过的温柔口吻——不提它在哪边都不太受用,反而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还是想先听你交代一下。」

「交代什么?」

「我本想申请伴侣失踪。」

「别闹,执行公务呢。」

「辛苦了,什么公务?」

「私人时间不谈公务。」

「现在是我工作时间。」

「可我们在干私事呢。」

「我不介意停一会儿。」

「开玩笑吧,卡肉遭雷劈啊大大。」

「……」

「么么哒。」

「……」,喻文州沉默了一下,「叶修。」

埋在他耳侧逡巡的男人发出询问的声音。

「你还是继续去执行公务吧。」

alpha在他耳朵边上咬了一口,然后拉开些距离盯住omega泛起水汽的眼睛,期待着那双略微红肿的嘴唇里会吐出什么有趣的话语。

「我情愿申领抑制剂。」喻文州像是认真思考着一般歪了歪脑袋,柔软的发丝便在枕巾上绘出一副凌乱的图画。

alpha笑了起来。「别在这种时候撒娇。」说着,早就挤进omega双腿间的膝盖让身下的人瑟缩着发出惊呼。


评论(16)
热度(93)

© 誰都以為熱情他永不會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