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发完就走人,别fo
正 经 人

「叶喻」一个不谈恋爱的abo(01)

*题目容我再想想,反正就是一个不谈恋爱也不耍流氓的abo(。




喻文州打完卡看了一眼时间,离他正式上班还有半小时。

「什么情况?」

「亚历山大,两个omega半夜打起来了,刚做完笔录,还有个al……」话没说完郑轩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坐在对面的于锋已经很适应这种突发状况了,不用喻文州提醒就绕过来把呼呼大睡的家伙转移到椅背上,然后推着椅子往休息室走去。没多久于锋回到办公室,接着郑轩没说完的话继续讲了下去,「现场还有个alpha,没有身份证件,我们怀疑他使用违禁的致爱药品,因为那两个刚成年并且未被配对的omega都出现了发情初期的症状。」

喻文州的神色变了变。于锋大概能猜到原因,喻文州是个omega,而omega大多对致爱药品没什么好感。

人类已经经历了一段相当长的和平时期,曾经在战争中急剧减少的alpha数量也渐渐恢复,人口比例趋于稳定,omega的数量依然稀少,最新的普查数据显示平均每两个alpha中只有一个能拥有自己omega。在古老的年代alpha们凭借武力争夺心仪的omega,文明社会中这种做法显然已不可取。联盟更是在上世纪末就正式实行了基因配对计划,所有基因数据库内的alpha和omega都会在成年后由系统进行最优配对,除特殊情况外,双方应遵从配对结果结为伴侣。实行初期举世震惊,并且质疑声不断,但由于数据库生成的配对双方拥有最契合的基因,结为伴侣后大多幸福美满。在这个快节奏而又缺乏耐心的时代,配对计划甚至被一部分人称为「最有效率的幸福方式」。然而随着时间推移,计划本身存在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性别比例——逐渐严峻。被剥夺了公平竞争权利的alpha们开始抗议,但以失败告终,于是在这个背景下,致爱药品出现了。

发明者以「爱」为其命名,借以对抗数据配对这种「无爱」的结合方式,实则用来掩饰其卑劣的原理——促使omega进入发情期,在配对之前将其进行标记——也就是被列入「特殊情况」之一的非常规手段。虽然推崇者解释这种药品只能在双方互许心意的情况下使用,但越来越多的案例依然是omega单方面被强制使用导致其被配对外的alpha标记,换句话说,omega丧失了其选择的意志。这种行为实质上与单纯地被侵犯无异,因而致爱药品最终被联盟列为违禁物品,一经发现使用者将会遭受严厉的惩罚。

「那个alpha呢?」

「还在审问室,我们已经取其身体样本进行化验,二十四小时内限制其行动。」

「我去看看吧。」由于惩罚太过严厉,如今已经极少有人使用致爱药品了,虽然目前还只是怀疑,但喻文州仍然挺好奇这是个什么样的alpha。

「队长……」于锋叫住他,似乎在斟酌词句,「对方,对方是个挺强的alpha。」

喻文州反应过来,然后无所谓地笑了笑,「没事。」


「给支烟呗。」喻文州一推开门就听见某个懒洋洋的声音,再一看,得,可能还是个熟人。果然下一秒就听见一声,「文州!」

「名字?」喻文州没回应,而是和负责审问的后辈换了个位子,接过那人的基本资料,低着头一边看一边问。

「几个意思啊,这是要重头开始审?」alpha的语气里倒是听不出什么不满,反而有种开玩笑时的放松,发现喻文州没说话等着他,便老老实实地回答,「叶修。」

「和那两名omega的关系?」

「纯路过。喂,认真的啊,不会真的要重来一遍吧?我可一夜没睡了。」

「这不是化验结果还没出来嘛,总要找点事做。”

「你就折腾我吧,我没用药你还不信吗?」

「我为什么会信?」

「你过来。」

喻文州竟然真的走过去了,于锋刚想提醒他注意保持距离,就被眼前的发展惊呆了。

叶修一把拉过他们的队长,喻文州虽然及时抬起膝盖抵在凳子上避免了直接摔进alpha怀里,但依然没逃过男人下一步的进攻。alpha的气息迅速逼进他的呼吸道,霸道地宣誓着主权,唤起omega久远的记忆。喻文州不甘示弱地衔住男人探过来的舌尖,在他没有防备之时咬了下去,于是alpha只能暂且放过他。

「信了没?」

喻文州笑眯眯地推开他,气息不稳,「信了。」

房间里的其他人感觉受到了文化冲击,一时间眼睛都不知道往哪看好。

「都散了吧,不用立案,然后让那些omega去申领抑制剂。」喻文州想了想,「顺便再帮这个家伙申领一份alpha抑制剂。」

「这……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还不能排除他使用……」

喻文州打断,「那就先把他关着,不过别给饭吃,也别给他烟,节约点,年底经费吃紧。」

「喂!」开玩笑,这检测结果少说也要24小时之后才能出来,这是要饿一天的节奏啊,方才还靠在椅背上抖脚的alpha立刻紧张地坐了起来,「文州……」

「走吧。」喻文州收拾了东西往外走,身边刚来实习的助手还在追问他为什么肯定这个alpha没有使用违禁药品,一群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地出去了。

「因为他是,『无法被爱之人』啊。」喻文州听着门锁在身后落上的声音,缓缓解释道。



叶修回来了。

这个事实让喻文州消化了很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几个小时之前,他还服用了少量的抑制剂用以平复身体里久违的躁动。

于是他开始从一个omega的立场思考如果自己以长期被alpha无故抛弃致感情破裂诉请结束配偶关系并由此申领终身抑制剂配给能否成功。叶修,也就是他的alpha,现在大概还坐着睡在审问室的椅子上,或许肚子还在咕噜噜地响。这点小折磨已经足够让喻文州的心理平衡。

正如绝大多数的AO伴侣一样,他和叶修是经过数据库的配对而结识的,一个基因强大的alpha和一个基因并不优秀的omega,看起来喻文州似乎是占了身为omega的便宜,却少有人知道他们之间拥有比基因更强烈的羁绊。

有那么一小群人,被研究者戏称为「被神选中的孩子」,他们的设定里拥有某种被称作「天赋」的东西,在成年后才会显现出来。这东西至今没被发现有什么用,反倒是可能造成麻烦。就比如叶修的天赋「无法被爱之人」,字面理解就是这家伙不能被爱。一开始研究者还奇怪这天赋是什么意思,直到叶修成年后因为太嘲讽接连气走了好几个系统配给他的omega后大家才意识到,原来无法被爱就是这货嘲讽到没有omega要他的意思,甚至还可能包括beta和alpha。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叶修可能要孤独终老之时,一个刚成年的omega被系统选中了。

这个omega就是喻文州,又一个「天赋」拥有者,而他的「天赋」名为——「无法施爱之人」。

这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基因库的工作人员差点感动哭,而两人也迅速领证成功标记,顺利地令人发指。

两个月后,叶修失踪。而喻文州的反应从始至终都是一句,我知道了。

若非「天赋」,大概少有被标记的omega能忍受几百个无人陪伴的日夜,喻文州这样庆幸。


评论(16)
热度(149)

© 誰都以為熱情他永不會減 | Powered by LOFTER